下午第二节语文课的时候开始刮风打雷下雨,放学后在教室里再用文火炖一会,熬煮完这一天的学校生活。走在校外的马路上,因为新校区在郊外,马路除了上下学时拥挤异常外其余时间总有一种荒凉败落末日之景,但今天不一样,今天下了场夏末的暴雨,现在已经停了。
朝西的大路上,亮起越来越浓的黄色路灯,其实天色不暗,天空的尽头反而还有黄昏时的云彩,右边是泰戈尔笔下极其绚烂的黄色与红色交织,左边大约是秋季发动侵袭的第一战场,印象里是一片长而宽的云带,底色是混合不均的徽墨,浓淡一洒,掺着着几丝几缕红色的线条,不知怎的混进来的深蓝浅蓝又将极淡的紫色铺开。我听着歌踏着步子回家,这条马路可真长啊,旁边的大楼也真高啊,以至于我不

讨厌

我讨厌夏天
讨厌一开门拥挤的热浪像是恶灵紧紧缠着不放
讨厌因为高温而沉寂得如一座空城的街道
讨厌这场突如其来如倾尽一切的大雨
讨厌它因为一开始如鼓槌决绝地击打鼓面一样来势汹汹
所以使它减弱的太过明显
像一个被杖棍的犯人
在最后一击中高昂一声后
像心中有不甘一样蜿蜒在地上
声音渐微后拔高无力的声音来证明自己
证明自己
其实是快要死了吧

七月的最后鱼哽

七月的最后一天,糟糕得令人发指,得到的尽乎都是不好的消息,八月倒数怀表,马上就要踹飞七月,嚣张跋扈地踏进我的家门,我唯一的念想就是秋冬将至。

没有一点画功,凭借着对男神的爱与敬仰以及顽强精神,画出来的Nicolas,感动炸裂

几个月前

不知名的人沉醉在微醺的春夜,窗外的蛙叫像敲过一排榆木。我希望此刻全世界开始下雨,从赤道到两极,溅起灰尘,没入冰川,滴落深潭,止于泥土。
今天的沉昏,剪下两镰月弯,一镰挂在天上,一镰丢在了水里,开始融化。点两抹亮光在西北方,跳动着黄与红,上方撒上一层被磨成细粉的钴蓝。最后一切事物拱手奉上,交付了春夜。
南燕还不见踪影,蚊子开始蠢蠢欲动。夜晚混杂蚊香,盘踞成一团气雾闷在心间,郁结不出,我怀念秋冬的冷寂却安全。

我寻找每一双善意的眼睛
琥珀 深蓝 碧绿 浅褐
我踏上红色的土壤
坚实 浓厚 充斥信仰
我潜入很深很深的海里
无穷 无尽 黑暗 寂静
我不住寻找 跋涉 远行
渴望旅程的风沙湮没我的心 我的绝望
最后我遇到了你
丢盔卸甲
虔诚地交付一颗 斑驳的心

。。。。。。。:)

每个人的世界间或都需要拯救。

From heaven to hell,from hell to heaven.

   封面是一场盛大的嘉年华,也许歌唱的是那只寂然的兔子,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长衫,在暖黄的灯光下更加柔和,身边的熊猫先生也好,浣熊小姐也好,他们都在兔子的身边,然而兔子此时,大概立身于落雨的街头吧。

   另附:这是我歌单里的第二首韩语歌曲,看见网易评论里很多抨击韩国的,音乐没有国界但音乐家和听音乐的人是有国界的,抛开偏见,愿你用餐愉快。

 贡献翻译:pumpkinlyn

비가 내린 거리 위에 네가 서있어
你伫立在落雨的街头
꿈같았던 지난 기억 ...

1 / 4

© 梦以无牙 | Powered by LOFTER